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员工工作中虽有疏忽过失 但不影响工伤认定
发布时间:2020-10-28 14:22:41

一、基本案情

2018年6月,XX公司负责人赵总派孙某驾驶公司轿车去机场接人,顺便将一批货送至某纪念馆。孙某接受任务后,立即到公司主管部门领取车钥匙和汽油票,办理了相关手续,急忙赶往楼下提车。行至一楼门口台阶处,由于地面滑,行走匆忙,孙某从四层台阶摔倒致伤。

事故发生后,公司虽然立即将孙某送至医院治疗,但是从2018年9月起停付医疗费和工资,且不承认孙某是因公负伤。

孙某提起工伤认定赔偿。劳动局做出《工伤认定决定书》,以没有证据表明摔伤事故系由工作原因造成为由,决定不认定原告孙某的摔伤事故为工伤”。因此,孙某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劳动局的决定书,重新做出工伤认定。

二、审理经过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案发时原告孙某是第三人XX公司的员工。该公司称案发时孙某已不是该公司员工,但是没有提交相应证据,不予认定。《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该条第五项规定,因员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原告孙某接受本单位领导指派的开车接人任务后,从公司所在的八楼下到一楼,在前往院内停放汽车的途中摔倒,孙某当时并未驾车离开公司所在的院内,不属于因公外出期间摔伤,而是属于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为了完成工作任务,由于工作原因,摔伤,因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一项认定工伤的法定条件,故被告劳动局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五项规定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据此,法院作出判决:(1)撤销劳动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2)被告劳动局在判决生效后60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劳动局不服,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理由是该局认定被上诉人孙某属于因公外出事实清楚,原审第三人XX公司的经营场所为商业中心八楼,孙某接受的任务是开车接人,按照通常理解,只有公司在商业中心八楼的营业场所和孙某所开的汽车内才是被上述人的工作场所,而被上诉人是在商业中心一楼门口台阶处摔倒,受伤地点不属于被上述人的工作场所范围,被上述人不是因为完成工作任务及开车摔伤,也不是因雨雪天气导致台阶、地面湿滑等客观原因摔伤,完全是因为本人精力不集中所致,故不属于因工作原因致伤。原判认定被上诉人摔伤事故发生在工作场所,被上诉人是为了完成工作任务摔伤属于事实认定有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维持上述人所做的《工伤认定决定书》。

被上诉人孙某辩称,被上诉人所在的公司位于商业中心八楼,该公司的车辆停放在商业中心的院内,故商业中心一楼门口的台阶是被上述人完成开车接人工作任务的必经之路,被上诉人接受任务时间紧迫,为了完成工作匆忙行走才导致滑倒,属于法律规定的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一审认定被上诉人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受伤正确,应当维持。

原审第三人XX公司认为:1、被上诉人当天的工作任务是开车接人,其工作场所应当是在汽车内2、工作时间是否紧迫和摔伤没有直接关系,对于工作原因的理解不能过于宽泛;3、在法律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对于法律的理解适用,应当尊重作为行政机关的上诉人的理解和认定。被上诉人属于外出期间受伤,且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应当认定工伤的情形,上诉人所做的《工伤认定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三、律师意见

本案二审期间,孙某委托我所代理,接受委托后,我们进行了认真深入研究,提出以下代理意见:

本案争议焦点是:1、孙某摔伤的地点是否在工作场所范围内?2、孙某是否因工作原因摔伤,孙某本人行走中不够谨慎是否影响工伤的认定?

关于孙某摔伤的地点是否在工作场所范围内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一项规定的工伤场所是职工从事职业活动的场所,在有多个工作场所的情形下,还包括职工来往于多个工作场所之间的必经区域。本案中公司位于商业中心八楼,公司办公室是孙某的工作场所,而完成本次任务需驾驶的汽车是孙某另一处工作场所,汽车停在商业中心一楼门外停车场,孙某要完成开车任务,必须从商业中心八楼到一楼门外停车处,孙某来往于商业中心八楼和停车处两个工作场所之间的区域应当认定为孙某的工作场所。劳动局认为摔伤地点不属于孙某工作场所,是将完成工作任务的必经之路排除在工作场所之外,既不符合立法本意,也有悖于生活常识。

关于被上诉人孙某是否因工作原因摔伤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规定的因工作原因是指职工受伤与从事本职工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从事本职工作受伤,孙某是为完成开车接人的任务,从位于商业中心八楼的公司办公室下到一楼,在一楼门口台阶处摔伤,孙某在下楼过程中摔伤系为完成工作任务所致,劳动局以孙某不是开车时受伤为由,认为孙某不属于因工作原因摔伤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孙某本人行走中不够谨慎的过失,是否影响工伤认定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16条规定的不认定工伤的三种情形,即因犯罪或者违反治安管理伤亡的,醉酒导致伤亡的,自残或者自杀的。职工从事工作中存在过失,不属于不认定工伤的法定情形,不影响职工受伤与从事本职工作之间因果关系的成立。上诉人劳动局以导致孙某摔伤的原因不是雨雪天气,不是台阶地滑,而是因其本人精力不集中导致为由主张孙某不属于因工作原因致伤理由不能成立。《工伤保险条例》第1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工伤认定办法》第1条也规定:“为规范工伤认定程序,依法进行工伤认定,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制定本办法。”这是《工伤保险条例》《工伤认定办法》的立法目的,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机关在适用时应当根据立法目的去理解其中的具体规定。本案中,劳动局对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一项规定的“公共场所”、“因工作原因的理解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保障职工合法权益的立法目的,法院应予纠正。

原审第三人关于“在法律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对于法律的理解适用,应当尊重作为行政机关的上诉人的理解和认定”的意见,没有法律依据,不应予以采纳。 

四、裁判结果

二审法院完全采纳了律师的代理意见,认定上诉人劳动局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撤销劳动局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律师的代理意见合法有据,予以采纳。据此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杨易律师供稿)


主任简介 more

谢丹,法学博士,北京戎和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特聘教授、华东政法大学兼职教授(退役大校)。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军民融合发展法律服务专项工作组副组长、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律协刑民交叉专业委员会委员,2015-2018年北京市优秀律师、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工商联法律顾问。

各部领域